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我的狐仙老婆》正文 第1026章 一个道士

所属目录:我的狐仙老婆    发布时间:2016-12-24    阅览次数:133 Views

    第1026章 一个道士

    王冰是一个装甲车的驾驶员,他开了三年的装甲车,一直觉得很苦闷。.

    因为现在是和平年代,装甲车基本上开出去都是震慑的作用,从來沒真正派上过用武之地。

    这一次,他以为终于能遇到点刺激的事情了,沒想到还是如此,一路平淡无奇,也沒恐怖分子冒出來。

    之前倒是遇到过奇怪的金光,把车子都给悬浮了起來,但王冰知道,这是人家道法佛法什么的作祟,和现代战争无关。

    唉,可惜这些东西他是不懂,他只会开装甲车。

    不过就在这时候,一个男人挡在了路前方。

    那个男人穿着黑色的大褂,头垂着,身材高大。

    他的身上带着一点阴森森的气息,反正看着让人十分不舒服。

    王冰身为头车,减慢了速度,并且如实上报了这一切。

    但长官给的意思却是,压过去。

    王冰虽然有些不忍,但军人的职责就是服从。

    他再次加速,准备从这男人身上压过去,同时心里暗自祈祷着,躲开,一定要躲开啊。

    装甲车轰轰轰开到了前面,就在这时候,那男人忽然抬起双臂,然后抓在了这辆装甲车的前头。

    “砰。”

    整辆装甲车顿时被挡在那里,前面的几个轮子都抬了起來,后面的一排轮子不断地转动,却不能前进分毫。

    “天啊,这是什么,怪物嘛。”

    装甲车里的王冰和其他士兵这时候终于看清了这男人的脸。

    那是一张多恐怖的脸啊。

    他的五官几乎都支离破碎了,全是被黑色的丝线缝在了一起。

    眼珠子也掉了一个,剩下的眼皮和眼睑被缝合了起來,十分的骇人。

    这哥们忽然咆哮了一声,然后双手一抬,直接把整辆装甲车给掀了起來,往后丢了出去。

    “弄坏了我的车,可是要赔偿的哦。”

    这时候,刘弈已经从自己的悍马车里跳了出來,然后一纵身踩在了那在半空中翻滚的装甲车上面。

    “砰。”

    装甲车重新稳稳落回到地上,车里的士兵也死里逃生地松了口气。

    “幸好有执法官在。”

    一个士兵拍着胸脯说道。

    “是啊,否则就死定了。”

    王冰也是余惊未定,尼玛,那都是什么怪物啊,连装甲车都能给掀飞起來。

    “吼。”

    对面黑大褂的哥们看到刘弈,也不说话,只是发着低吼。

    “僵尸。”

    刘弈眉头一挑,“而且还是一只毛僵,很厉害嘛。”

    僵尸分为三个等级,初级是紫僵,也就是最普通的僵尸,这时候的僵尸还很脆弱,畏火,随着尸气的提升身上的紫气也越來越严重,随着等级也分为白僵和黑僵,之后第二个等级也就是毛僵,这时候僵尸身上就会长出一层毛发,來保护僵尸本身,这一层毛发十分的坚硬,毛僵一身铜皮铁骨,不畏水火,刀枪不入,厉害的毛僵,连修仙者的法器都不畏惧。

    再往上就是飞僵了,僵尸本身行动困难,又因为膝盖不能弯曲,所以只能跳跃行走,而飞僵就弥补了这一缺点,让僵尸行动自如,甚至可以飞行,而且这时候的僵尸,也可以修炼一些厉害的尸气法术了。

    不过飞僵并不是僵尸的尽头,再提高一层,就是魃。

    也就是传说中的旱魃,据说这样的僵尸一出,赤地千里。

    之所以叫他们旱魃,就是因为他们到哪里,哪里都会有旱灾。

    旱魃甚至不畏惧神佛,他们的存在就等于两个字,牛逼。

    面前这哥们就是个毛僵,一身的铜皮铁骨,又力大无穷,所以刚才才会直接嫌弃了那辆装甲车。

    这种毛僵对普通人,甚至对一些实力比较低的修仙者來说,就是无敌的存在,除非是专业的除魔道士,否则遇到毛僵什么的,都是能躲就躲,因为这些的东西很棘手。

    不过对于刘弈來说嘛,就轻松许多了。

    “小宝贝,跟叔叔说说,你的主人躲到哪里去了。”

    刘弈半蹲在车顶上,对着下面的毛僵说道。

    “吼。”

    毛僵咆哮了一声。

    “好吧,看來语言不通。”

    刘弈耸耸肩膀,这时候毛僵忽然跳了起來,咚的一声落到了车顶上面,直接把这装甲车踩出了一个凹坑來。

    “嘿,你的主人要赔钱。”

    刘弈说道。

    可惜毛僵听不懂他的话,这僵尸挥动双爪,向着刘弈就打了过來。

    刘弈伸出右手,挡住了毛僵的这一次攻击。

    毛僵力大无穷,按道理,刘弈这样的人类,他应该一下就把他打飞才对。

    但是刘弈依然站在那里,只靠着一只右臂,就挡住了毛僵的两条胳膊。

    “吼。”

    毛僵似乎有些恼怒,他重新调整攻击的方式,双手抓住了刘弈的肩膀,然后向着刘弈的脖颈就咬了过去。

    刘弈伸出一根手指,点在了毛僵的额头上,阻止了他脑袋继续压过來。

    “别和我这么亲昵,你的嘴巴真的是太臭了。”

    刘弈说道。

    “吼吼。”

    毛僵不断地咆哮,脑袋拼命挣扎,想压下來。

    但刘弈只靠着一根手指,就轻松挡住了他这颗大脑袋。

    毛僵的力量再大,也比不过刘弈的擎天柱附体。

    擎天柱是金刚猿,本身就最擅长力量,而且在刘弈的体内修炼,它也已经达到了天阶的水准,虽然刘弈自己的力量只恢复到了两颗曰旋,但有了擎天柱的帮忙,直接回到了天阶。

    此时刘弈的额头上是一枚金刚的标记,他上身是一件金色的卡腰皮衣,里面是黑色的小衫,下身是一条金色的皮裤,脚上是黑色的战靴。

    这样的风格,就是擎天柱附体导致的。

    就连刘弈的头发,都变成了金色,跟超级赛亚人似的。

    “宝贝宠物受伤的话,不知道主人会不会心疼啊。”

    刘弈说着,一只手顶着僵尸的额头,另一只手抓住毛僵的右臂,然后猛然一扯。

    “呲啦。”

    这毛僵的胳膊直接被拽了下來,一股黑色的尸气爆发出來。

    刘弈捂住鼻子,而毛僵咆哮着跳了下去。

    僵尸不会感到疼痛,但断了一条手臂还是很恼怒的。

    他一掌拍在旁边的一辆悍马车上,这辆悍马车顿时向着刘弈飞了过去。

    刘弈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了那辆悍马车,稳稳托住,然后放在了地上。

    而毛僵一路往前跑,同时不断拍飞悍马车,装甲车,向着刘弈不断攻击过來。

    “我靠,这么会利用周围的条件。”

    刘弈不断地接住那些车,然后把它们都放了回去。

    这里面可都有人啊,不能出事。

    “够了。”

    刘弈脚下一踩,整个人化作一道黑光,瞬间出现在那毛僵的身前。

    他飞起一脚,踢在毛僵的脖颈上。

    “砰。”

    这毛僵的身体顿时化作一枚炮弹一样,直接就飞了出去,然后轰的一声砸在野外的树林中,直接把树林砸倒了一排大树。

    “你这杂毛今天算是倒霉了,遇到了我,我就顺手收了你吧。”

    刘弈说着,纵身一跳,跟超人似的,直接跳出几十米的距离,然后落在了毛僵的身前。

    毛僵突然直勾勾地跳了起來,又张开了獠牙,想给刘弈一口。

    “都说了不准亲昵了。”

    刘弈抬起一脚,一记劈腿,劈在毛僵的头上。

    这僵尸顿时被踢得砸进了地面里面,把地面砸出一个很大的凹坑。

    “对付你这种东西,还是佛法和道法比较好。”

    刘弈说着,一伸手,抓起一把金色的禅杖來。

    “还是佛法吧,虽然你沒了魂,只剩下魄,但还是能超度你。”

    所谓的鬼魂,是只剩下了三魂,沒了气魄,所以成鬼。

    而所谓的僵尸,是肉身里只困住了七魄,沒了三魂,一切全凭着自身的欲-望來行动。

    这时候,他们跟野兽沒什么区别。

    刘弈说着,伸出手,抓着那佛光凝聚而成的禅杖,就要向着毛僵的脑袋刺过來。

    但就在这时候,毛僵的身体忽然消失在他的面前。

    “五鬼搬运术。”

    刘弈眉头挑了一下,他抬起头,看了远处一眼。

    毛僵不知道什么时候,被移了过去,然后撞进一口槐木棺材当中。

    棺材上面缠绕着锁链,又印着几个符咒,显得无比的诡异。

    “终于舍得出來了。”

    刘弈笑了起來,“既然都出來了,何不见见。”

    “沒想到华夏之中,也有如此的高手。”

    一个穿着黑色道袍的男子忽然落了下來,踩在那口槐木棺材上面。

    这男子年纪大概五十多岁,却已经头发花白,皮肤也已经抽巴起來,不知道的人,估计会以为他是个七八十的老头。

    “看來借了太多的法了。”

    刘弈心知肚明,这老头一定是向天借法,向地借法。

    虽然借法可以一时间增强自己,但却是有损寿命的,时间久了,自然就老了。

    四十岁的人,八十岁的心脏,指的就是他。

    “只可惜,太年轻,不是贫道的对手。”

    “哎呀呀,我还觉得你太老了,老胳膊老腿,能打的过我么。”

    刘弈笑着问道。

    “大陆的毛头小子,就是这样的狂妄。”

    道士冷笑一声,“就让贫道告诉你,什么叫做道术。”

本文链接:/book011/5001.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