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954章 善恶到头终有报

所属目录:我的狐仙老婆    发布时间:2016-12-23    阅览次数:123 Views

    第954章善恶到头终有报

    “嘿。”

    红巾军们都笑了起來。

    妨碍公务,这话放在其他人身上的确能吓退不少人。

    但放在红巾军身上,沒效果。

    红巾军基本上等于政府扶持的私军了,这只私人化的部队既解决了大量的退役兵的问題,又代替政府维持着地方治安。

    有些时候警察出面都沒效果,反而红巾军这种黑势力更好用一些。

    尤其对付一些流氓混混,警察同志出面是不好使的,关上几天,出來继续为非作歹。

    红巾军则有着严格的规矩,比如有偷东西的,直接剁手指,偷一次,剁一只,虽然残忍了一点,但的确是有效果,有的惯犯忍不住的,少了好几根手指,就算想偷也沒那个能力了,他总得留一只手是不是。

    抢劫的,凡是让红巾军抓到,一律打折腿,以后抢东西,先琢磨琢磨在说吧。

    所以北龙市的治安可以说,现在是非常好的,有很多外商都看中了现在这边的环境,纷纷到北龙市來投资,一时间倒是让北龙市经济增长了不少。

    所以妨碍公务这种话,红巾军根本就不会放在眼中。

    “您还是省省吧。”

    一个红巾军对陈德彪说道,“若是不心虚,干嘛害怕这个人说什么呢。”

    “他,他是在信口雌黄,他是想栽赃陷害。”

    陈德彪如同火烧眉毛,急的跳脚,沒了之前的气势。

    “老老实实的,把你知道的都说出來。”

    陈大海不理会自己的叔叔,他走到那店老板的身前,然后掏出一把匕首來,直接当的一声,扎在他身旁的桌子里面。

    大理石桌面,这匕首却陷进去一根手指那么长,吓得店老板差点拉在了裤裆里,尼玛,太可怕了,果然红巾军都是一群怪物啊,谁招惹了他们,谁真就是厕所里电灯,找屎。

    “敢有半句谎言,这匕首扎的就是你的喉咙。”

    陈大海身上杀机腾腾,吓得店老板抖成了筛糠。

    “我,我绝对不敢说谎啊……”

    店老板说道,“我,我的办公室里有一个u盘,那里面录了我和陈德彪每一次交易的对话……”

    “王友发,你好大的胆子。”

    一听到这,陈德彪又气又惊,他真想抬手就给这家伙一枪。

    但已经晚了,现在就算杀了他也沒用。

    一个红巾军进去拿出了那u盘,插在了夜场的电脑中。

    很快,音响里传來了陈大海熟悉的声音。

    一次次的交易,一次次的价码,清晰地传入每个人的耳中。

    “陈所长,上次有个小姐嗑药磕死了。”

    店老板王友发的声音。

    “嗑药磕死就磕死了,丢到外面谁也不知道。”

    这个是陈德彪的声音。

    “可是……查到我身上该怎么办。”

    “怕什么,不是有我罩着你吗,谁能查到你身上,到时候发现了尸体,我直接用嗑药自杀结案就行了,现在这个社会这么乱,一年有几个小姐嗑药而死很正常。”

    “那就全靠陈所长了。”

    “放心,你每个月的孝敬,我不会让你白给,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道理我还是懂得,不过,这个月的孝敬钱,怎么比上个月少了那么多。”

    “这个月好几个小姐都病了,生意不是很好啊……”

    “还用我教你吗,病了就不能接客了,病西施不是更好吗,还有,再物色几个漂亮妞,拉她们下海,吗的,我要多弄点钱把我那宝贝女儿送出国,可不能留在这边让陈培那小子给糟蹋了……”

    在场的人听了这段对话,无不毛骨悚然,背生寒意。

    “混蛋,你这个畜生。”

    罗莎双眼发红,恨不得撕了这陈德彪。

    他根本沒把自己和这些女孩子当人看啊,甚至连牲口都不如。

    就算是牲口,生病了也会让它们休息啊。

    “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刘弈坐在那里,冷冷注视着陈德彪。

    “陈德彪,正所谓人在做,天在看,你做了这么多亏心事,就沒想过有一天会遭到报应吗。”

    “报应,什么是报应。”

    陈德彪忽然笑了起來,“我哪里做错了,这些人不过是些可怜虫罢了,就算我不下手,她们这些女人早晚也会沦落到这一步的,我只不过加快了这个过程罢了,这样她们开心,我也能赚到钱,何乐而不为呢。”

    他说着,目光转向了一旁的罗莎。

    “你们不该恨我,你们应该感谢我才对啊,不然你们除了漂亮脸蛋,还能做什么,是我,我是陈德彪帮你们选择了一条正确又快捷的路啊。”

    “疯子。”

    罗莎对着他啐了一口,恨不得吃他的肉,喝他的血。

    这个男人,真的太无耻了,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种人。

    “所以,我沒错,我根本沒有错。”

    陈德彪疯狂地嚷道。

    “够了。”

    陈大海终于看不下去了,他雷霆般咆哮。

    这声音震得周围的桌椅不断颤抖,上面的酒瓶子杯子什么的都被震碎了。

    陈大海这一次真的是发怒了。

    自己信任的叔叔,却做出了这种事情。

    实在是,无法原谅。

    但是,他毕竟是自己的亲叔叔啊。

    “大海……你,你要杀了叔叔吗。”

    陈德彪看着陈大海,身体微微颤抖。

    “……”

    陈大海咬紧了牙关,他忽然转过身來,拔出那匕首,一把跪在刘弈的面前。

    “老大,正所谓父债子还,我早年丧父,是叔叔一直把我带大,所以,他就像我父亲一样,我父亲犯了错,还请老大留他一条性命,这些债,就让我陈大海來承担吧。”

    说着,陈大海拿起匕首,向着自己的肋骨中间就刺了进去。

    “当。”

    刘弈丢出一枚碎玻璃,直接击飞了陈大海手中的匕首。

    他有些恼怒,这陈大海,怎么就脑袋不转个呢。

    这种事情,哪有替人死的道理。

    陈德彪不死,那些被他害了的女人们又如何申冤。

    唉,这个家伙好糊涂啊。

    “大海……”

    而陈德彪已经跪在了地上,浑身无力。

    他忽然苦笑了一声,对陈大海说道。

    “大海啊,我沒白疼你一场,替我好好照顾好婉儿。”

    说着,他把手枪对准了自己的额头,直接扣动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子弹从他的太阳穴中飞出,直接结束了这位陈所长罪恶的一生。

    “叔叔。”

    陈大海纵使是个汉子,现在也忍不住双眼发红。

    “还算他有点骨气。”

    刘弈叹了口气,“好好安葬你叔叔吧,这种事情,不要再发生了。”

    “是,老大……”

    陈大海点点头,忍着眼泪。

    虽然等于刘弈逼死了自己的叔叔,但陈大海一点责怪刘弈的意思都沒有。

    老大就是老大,红巾军中无论是谁犯了这样的滔天大错,都不容股息。

    天不藏奸。

    “他自己了解了自己,或许还能少一点罪孽。”

    刘弈说道,“希望下辈子他能做个好人。”

    “以后红巾军所有人注意。”

    陈大海忍着心痛,吩咐这些红巾军,“都管好自己的亲属,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再发生,否则,一律家法伺候。”

    “是。”

    所有的红巾军无不震慑,纷纷应道。

    “大海,你把这个女孩子带回去,给她在集团安排个合适的工作。”

    刘弈看了一眼蹲在旁边的罗莎,“不要亏待她。”

    “知道了,老大。”

    “嗯,还有那些被坑害的女孩,都送到戒毒所去吧,戒毒成功后,每个人赔偿二十万,让她们补补身子,还有那些死掉的女孩,一家赔五十万,这是我仅能补偿的了。”

    无论多少钱,人命也是换不回來了。

    “遵命。”

    “你们都先出去吧,我一个人静一静。”

    刘弈一挥手,陈大海立刻带着红巾军他们离开了,不忘记拎上那昏过去的店老板。

    “小黑哥……”

    罗莎拉住刘弈的手。

    “你也先回去休息吧。”

    刘弈沒心情哄罗莎,只好先把她打发了。

    罗莎看出刘弈心情不好,乖巧的她沒多说什么,只好点点头离开了。

    刘弈一个人坐在空旷的酒吧里,有些发呆。

    虽然死的是陈大海的叔叔,但他的心情并不比陈大海好过。

    他本以为自己能建立一个和平的北龙市,但现在却发觉,一切并不是他想象的那个样子。

    “大笨蛋,你又有什么怀心思了。”

    小狐仙林彤飞了出來,落到一旁的椅子上,坐在上面,侧着头看着刘弈。

    “狐仙姐姐……我是不是太天真了。”

    刘弈问道。

    “开玩笑,为什么要侮辱天真这个纯洁的字眼。”

    林彤翻了个白眼,“你和这两个字一点都不搭边好么。”

    “可是……为什么我辛辛苦苦建立的红巾军,而且想建成一个理想的王国,最后却还是这个样子,如果这里真的是一个王国的话,我是不是一个很糟糕的国王。”

    他想到那毒瘾成病的小红,就忍不住苦笑。

    “说什么呢,这和你有什么关系。”

    林彤狠狠瞪了刘弈一眼,道,“这个世界上哪里有完全光明的存在,只要有光明,那就会有黑暗,你能控制这个城市,但你能控制得了人心吗。”

    “可我真的适合做这个司令吗,我真的适合修仙吗。”

    刘弈眼神忽然暗淡下來,“我觉得,好像什么事情,我越做,就越糟糕了……”

    刘弈的背后,隐隐飘出一缕黑气。

本文链接:/book011/492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