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952章 亲戚关系

所属目录:我的狐仙老婆    发布时间:2016-12-23    阅览次数:137 Views

    第952章亲戚关系

    陈德彪狠狠瞪了店老板一眼,呵斥道。

    “你胡说什么,谁罩着这里了,告诉你,不可以含血喷人,否则我告你一个栽赃罪。”

    店老板愣了一下,不知道这陈德彪今天是怎么了,怎么一改常态了。

    他每个月可是不少顶钱啊,不会关键时候不管自己吧。

    不过他自己的儿子也被杀了,这家伙应该不会这么就撒手不管的。

    但是话又说回來,那陈培似乎只是陈德彪的养子啊……

    想到这里,店老板又有点紧张起來。

    可是就算是一只狗,养了这么多年也该有感情了吧。

    店老板刚要松口气,转念又想到一件事,让他不寒而栗。

    好像最近有传闻,陈培好像在和陈德彪的女儿在偷偷谈恋爱啊。

    这件事情陈德彪肯定是不干的,就算陈培自己不是个混子,那这位“妹妹”也只是一个高中生而已啊。

    然而陈培手中掌握着陈德彪不少的犯罪证据,所以他才一直忍气吞声不敢说什么。

    店老板的一颗心又提了起來。

    妈蛋,这个事情实在是太操蛋了,为何就摊到了自己的头上。

    “还有你,不要再狡辩了。”

    陈德彪指着刘弈,呵斥道,“现在人证物证齐全,你犯罪的证据已经坐实了。”

    “是么。”

    刘弈依然沒有半点的惊慌,好像围在他身边的不是警察,而是一群阿猫阿狗一样。

    “我倒是想看看,谁敢动我。”

    刘弈往前跨了一步,向前走去。

    前面的两个警察仿佛是有些承受不住刘弈身上的气势,下意识地倒退了两步。

    “还想袭警吗。”

    陈德彪怒斥一声,直接带头拔出了自己的配枪,一把警用的92式半自动。

    周围的警察也有样学样,纷纷掏出配枪对准刘弈。

    似乎只要刘弈敢走一步,这子弹就会打在他的身上。

    “陈德彪,你敢开枪吗。”

    刘弈眼中闪过一道精光。

    “为何不敢。”

    陈德彪一声狞笑,“实话告诉你吧,这里都是我的人,我打死你,你也是白死,到时候告你一个袭警,我这是正当反击。”

    “你终于交代了。”

    刘弈笑起來,“早这样多好,我就不用跟你费这么多劲了。”

    “你到底耍什么花样。”

    陈德彪不知道为什么,总觉得面前这个男子有些不太一般。

    他和自己往常抓的那些杀人犯有些不太一样,他眼中沒有杀人犯的那种残忍,疯狂,反而是一种镇定,似乎深不可测。

    就在刘弈准备说出自己身份的时候,从旁边忽然跌跌撞撞地跑过來一个化着浓妆的女子。

    这女子一把抱住了店老板的大腿,吸着鼻涕,苦苦哀求。

    “求求你,求求你……给,给我一支烟吧……一支,就一支就行了……”

    这个女人身材有些枯瘦,好像被风一吹就会倒一样。

    刘弈看到这女人身上有些病态的黑光,心中一沉,这女人似乎命不久矣。

    “小,小红姐……”

    看到这女人,刘弈身边的罗莎惊呼一声。

    “糟了,好像是小红姐的毒瘾又犯了。”

    “毒瘾。”

    刘弈想起之前在酒店的时候遇到的那几个玩仙人跳的家伙,他们就跟自己说过,这陈德彪手下的酒吧都逼着女孩子吸毒,然后让她们染上毒瘾之后再控制她们去卖淫。

    “吗的,滚一边去。”

    店老板真是一点都不客气,直接抬起脚來,一脚把那犯了毒瘾的小红给踹倒在地上。

    “草他吗,想要烟就去给老子接客赚钱啊。”

    “可,可是我最近肚子好疼……”

    “吗的,沒死就得接客知道吗,不接客就沒钱,沒钱就别想买烟。”

    刘弈明白,他们所说的烟,不是别的,是一种可以吸食的毒品。

    这种东西一只就要四五百块,沾上了基本上就是倾家荡产。

    所以,毒品这东西是绝对沾不得的。

    “吗的,教训人就带回去训。”

    陈德彪骂了一句,“别在这里丢人显眼。”

    “求求你,给我一支烟吧。”

    小红似乎看出來,这个带着大盖帽穿着警服的男人才是说话好使的人。

    她立刻爬了过去,又抱住了陈德彪的大腿。

    “滚开。”

    陈德彪大怒,抬起一脚,把小红踹到一边去。

    小红的脑袋撞在桌子上面,昏了过去。

    “吗的,管好你的人。”

    陈德彪骂骂咧咧地说道。

    “草泥马,你个贱女人。”

    店老板气的鼻子都歪了,这女人差点给他惹來大祸。

    他直接走过去,抬脚连连踹在那小红的身上。

    罗莎忍不住了,上前护着小红。

    店老板的脚眼看就要落到罗莎的身上,而这时候刘弈一脚踢在旁边的高脚椅上。

    那一米高的高脚椅直接飞了起來,然后砸在了店老板的身上,疼的店老板惨叫一声,被砸翻在地。

    那些警察全都大惊,枪口都对准了刘弈。

    “好小子,还敢行凶。”

    陈德彪立刻手枪对准刘弈,“双手举高,给我原地蹲下來。”

    “我若是不听你的呢。”

    刘弈双手抱胸,冷声问道。

    “不听我的,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陈德彪一挥手,两个警察立刻上前双手扣在了刘弈的肩膀上,就要把刘弈制服在地。

    而刘弈只是抬起胳膊來,一边一个,直接把两个警察的身体都给甩飞了出去,砸翻了一旁的桌椅。

    警察的擒拿术,对他來说根本无效。

    陈德彪眉头一皱,看出來这男人似乎有功夫在身。

    不过有功夫又怎么样,自己手中可有枪。

    这个男人不能留,陈培虽然死了,但他还留下了一些证据。

    自己必须把这个男人干掉,这样两个人都死了,案子就可以直接告破,到时候不会揪出什么泥巴來。

    想到这,陈德彪毫不犹豫,直接对准刘弈的心口,扣下了扳机。

    “砰。”

    一声枪响,惊得众人长大了嘴巴。

    最惊讶的莫过于陈德彪,因为对面的刘弈依然好端端地站在那里,同时手中抓着一枚黄橙橙的子弹。

    这怎么可能。

    空手抓子弹,这个世界上真的有这种事情吗。

    这,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

    刘弈一手震住了所有的警察,他一甩手,丢掉了子弹。

    一旁放着的酒瓶直接砰的一下炸开,显然是被子弹给击碎了。

    这和真正用手枪打子弹有什么差距啊,我地个妈妈。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來头啊,内功高手吗。

    “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陈德彪终于有些慌张了,他端着手枪,瑟瑟发抖,顾着勇气说道,“告诉你,你别乱來,乖乖跟我们回去,否则,我派高手來对付你。”

    “高手,什么高手。”

    “哼,知道赤衣卫吗。”

    陈德彪毫不客气地说道,“赤衣卫的人可都是真正的高手,就你这点伎俩在他们手里连一招都过不去。”

    “哦。”

    刘弈乐了,“赤衣卫会管你。”

    “小子,怕你不知道吧。”

    陈德彪哈哈一笑,“这红巾军的首领陈大海,可是我的侄子。”

    “有本事你叫來一个看看。”

    刘弈做了个打电话的手势。

    “对付你还不需要赤衣卫,动手,拿下这个男人,自由开火。”

    陈德彪下了命令。

    周围的警察有些犹豫,有些毫不迟疑地扣动了扳机。

    砰砰砰。

    一时间这夜场里充斥着枪声。

    刘弈一脚踢在前面的大理石桌面上,这一张大理石桌面竖起來有一米多高,横着也有三米多长。

    这桌子一竖起來,顿时连同小红她们在内,一起挡了起來。

    “当当当。”

    那些子弹落在了大理石桌面上,纷纷炸起石屑,然后被弹开。

    “这家伙是怪物吗。”

    看到那么厚重的大理石桌面竟然一下被踢翻起來,好多警察目瞪口呆。

    这得是多大的力气才能做的到啊。

    “你们的枪口不该对准无辜的人。”

    刘弈看到那些助纣为虐的警察,心中就不舒服。

    就是这些家伙,败坏了警察队伍的名声。

    无论在什么地方,都有那些败类。

    自己是执法官,就是专门清除这些害虫的职业。

    他伸出手來,抓起旁边的一个酒瓶子,直接在手中捏碎了。

    碎玻璃片抓在刘弈的手心里,被他一把甩了出去。

    “啪啪啪。”

    每一枚碎片都贯穿在那些开枪的警察的手上,疼的他们捂着手惨叫起來,根本沒了开枪的力气。

    “该死……”

    陈德彪吓的脸色苍白,他下意识地掏出了电话,打给了自己的侄子陈大海。

    “大海啊,大海,快,快來救救我,我在战争酒吧,有个高手要杀我。”

    “什么,谁敢动我陈大海的叔叔,等着我。”

    陈大海的声音从电话中传來,刘弈心中暗道,果然是实在亲戚啊。

    不过,这件事情该怎么办,最后还真的需要大海出面。

    刘弈叹了口气,然后拉过來一张椅子,坐了下去。

    罗莎在一旁给小红按着额头,让她能缓解疼痛。

    屋子里剩下的警察都面面相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等着吧,你的死期马上就到了。”

    长着自己的侄子是红巾军首领,是赤衣卫,所以天不怕地不怕,只等着看刘弈扑街。

    不出十分钟,这夜场的大门,忽然被人一脚踹开。

本文链接:/book011/4927.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