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940章 这才叫暗箱操作

所属目录:我的狐仙老婆    发布时间:2016-12-23    阅览次数:136 Views

    第940章 这才叫暗箱艹作

    刘弈望着对面咬牙切齿的马艺璇,神色忽然一阵恍惚。.

    他想起当年在面对心魔的时候,误入了其他的命运线。

    在那个命运线中,自己的女朋友就是马艺璇。

    或许,如果当年马艺璇接受了自己的追求,那么一切都不会是今天这样了吧。

    他就不会被学校的混混老大揍,就不会遇到狐仙姐姐,也不会走上了修仙的道路。

    莫非,这马艺璇是自己命中注定的夙敌不成。

    “今天,这天龙墓就是我马艺璇的,我也要成为至高无上的天龙王。”

    说着,她忽然张开嘴,喷出一道血剑。

    口吐宝剑,这都是一些古代剑仙才会的法门啊。

    剑仙的口吐宝剑是很早就有的法门了,他们用自身的法力把仙剑化作针那么大,藏于口中,然后关键时候,就突然喷吐出來。

    这仙剑一离口,遇风则长,瞬间化作原本大小。

    这一招出其不意,夺人姓命,实在是杀人,保命的好招数。

    马艺璇竟然还会如此狠毒的一招,真是符合她的风格啊。

    不过刘弈如果这么容易就中招的话,他就不是刘弈了。

    他右手立刻一挥,月梦心法瞬间作用在血剑上面。

    毕竟不是什么法宝,太容易就被刘弈夺走控制权了。

    他一甩手,这血剑马上转了个方向,直接飞上了高空去。

    约翰是一名美国皇牌飞行员。

    他这次执行的是秘密任务,他架势着一架最先进的隐形战斗机,翱翔于华夏的领空上面。

    这种事情美帝特别喜欢干,也干了不少次。

    他们经常会派一些战斗机过來,偷偷在华夏的鼻子底下飞一圈,以此來藐视华夏的雷达技术。

    虽然大多次都被华夏的雷达给锁定了,但美帝依然坚持不懈,继续把这个项目继承和贯彻下去。

    约翰这架战斗机上面就做了最新的隐形技术,号称现阶段的雷达绝对无法勘破。

    他已经飞到了北龙市的上空,洋洋得意。

    在他看來,华夏的领空就像是一个沒穿裤子的娘们,他想什么时候上,就什么时候上。

    “愚蠢的华夏猴子们,让你们知道知道什么叫真正的飞机。”

    他驾驶着战斗机,心想怎么给华夏人留点惊喜。

    就在这时候,飞机忽然开始报警。

    不是锁定警报,而是有什么物体在飞速接近。

    “见鬼,什么情况。”

    约翰打开雷达,却什么都看不到。

    “什么在接近我,华夏的导弹吗。”

    沒等他想明白,一把赤红色的血剑直接从他的机翼上穿了过去,击碎了他这机翅膀。

    “我的上帝啊,那是什么秘密武器啊。”

    飞机一个劲地下坠,警报声差点吓尿了约翰。

    他赶忙按下了脱离按钮,从这飞机中跳伞而出。

    望着不断坠落的飞机,约翰心中惊慌不定。

    “华夏的武器好可怕……我的上帝啊,我以后再也不敢來了,绝对不敢來了。”

    刘弈不知道,他随手丢出去的一剑吓坏了一个美帝飞行员。

    此时,他和马艺璇已经打成了一团。

    和马艺璇交手之后,刘弈感觉到一阵心惊。

    这妞的实力,也太强了,竟然和沒有天神变的自己不相上下。

    而且刘弈感觉这女人还有所保留,自己沒用天神变,但她也沒用天妖大-法。

    两个似乎都对双方有所顾忌,只是不断的互相试探罢了。

    “老同学,你进步还真是快呢。”

    马艺璇一边不断制造出血剑进攻刘弈,一边还用言语在刺激他。

    “看來你堕落成了妖魔,果然还是有些成效的。”

    “我的身体的确是妖魔。”

    刘弈身上带着法身,四把神火剑加分天鎏金枪不断挡开那些突然出现的血剑。

    这血剑看似普通,实则充满了妖魔的气息。

    一个不小心若是中了这血剑,恐怕就会被腐蚀了自己的身体。

    “但我的心还是人类。”

    刘弈一边抵挡,一边不慌不忙地说道。

    “你的身体虽然是人类,但你的心却是妖魔。”

    “哼,又再说那些大道理了吗。”

    马艺璇哼了一声,“老同学,我早就听腻了,知道吗,所以,闭上你的嘴巴,乖乖受死吧。”

    说着,她双手一分,藏剑阁的法术发动。

    一把把血剑出现在她的身前,不知道多少把,密密麻麻的。

    这些血剑还在不断的增加,复制着。

    很快,天空中就布满了红色的血剑,看上去让人心惊肉跳。

    “去吧。”

    马艺璇右手一指,这些密密麻麻的血剑剑锋都对准了刘弈,然后疯狂地向着他射了过去。

    刘弈皱起眉头來,他背后法身收起武器,然后飞快地拍出大耀曰掌?千影。

    铺天盖地的剑雨遇到了同样铺天盖地地掌影。

    “砰砰砰。”

    空中不断有血剑爆开,如同红色的礼花,一朵接着一朵绽放,十分的耀眼。

    旁边的人都看的呆了,这两个人着实是厉害啊。

    打的天翻地覆的,感觉就是世界末曰的节奏啊。

    而一个矮个子男子坐在黑暗当中,嘴角挂着邪恶的笑容。

    他手里拎着一个奇特的壶,这壶是一个乌龟的形状,乌龟的脑袋伸出來,长着嘴巴,不断有黑色的气息向着龟口中流入进去。

    “你们打的越凶越好。”

    他手里拖着这龟嘴壶,眼中的疯狂越來越明显。

    “等收到了足够的气息,这个世界就会为我而改变。”

    而就在这个时候,他所在的黑暗,忽然被人撕破了一样,一个男子的身影从外面走了进來。

    “什么人。”

    这躲在黑暗中的男子顿时大吃一惊,大声质问道。

    “呵呵,你果然躲在这里。”

    來的人扭了扭自己的脖子,“看來黑骑士大人所料的的确不错。”

    “黑骑士大人。”

    这男子伸出手來,掐着手指,掐了几下之后,面色更加难看了。

    “奇怪……我竟然算不出你的宿命。”

    “我是早已经丢弃了宿命的人。”

    男子双手插在兜里,缓缓说道,“我们都是躲在时间夹缝里的幸存者而已,连名字都已经被我们所遗忘,我只有代号,九尾龟。”

    “时间夹缝……”

    矮个子的男人忽然明白了什么,然后大笑了起來。

    “哈哈哈,我明白了,我明白了,原來是这样。”

    “鬼通天,你的阴谋到此为止了。”

    九尾龟眼神一厉,呵斥道,“我们背起一切而來,就是为了阻止你的。”

    “恐怕不止如此吧。”

    这鬼通天却笑了起來,“既然你是从未來而來,那你就该知道,这个空间最大的敌人,不是我,而是另一个人。”

    “他,我们也会阻止的。”

    九尾龟冷哼一声,“不过在此之前,我会先送你下地狱。”

    “能破开我的黑暗空间,也算你有些本事。”

    鬼通天收起了自己的龟嘴壶,双手拢在袖口里,笑道,“不过,也紧紧只是能夸奖一下你这里罢了。”

    “哼,我的力量,不是你能想象的。”

    九尾龟说着,背后忽然弹出了九条尾巴來。

    这每一条尾巴的末端都是蛇的形状,十分的诡异。

    九条尾巴向着鬼通天争相撕咬过去。

    “静止。”

    鬼通天拿出一个看上去很简谱的古钟來,用手指在钟上一敲。

    “当。”

    一道音浪扩散了出去,然后响彻在整个黑暗当中。

    九尾龟的身体立刻一滞,一动不能动。

    “此乃般若钟,可以停止一切的运动。”

    鬼通天手中捧着那古钟,呵呵笑道,“就算你从未來而來,也不可能化解我这无上的法器。”

    九条蛇头尾巴就停在鬼通天的身前,只要再一点点,就能攻击到鬼通天的身体。

    就在鬼通天以为对方已经沒有了进攻手段,任由自己宰割的时候,九条本來已经被锁住的蛇头尾,忽然再次动了起來,瞬间撕咬在他的身上。

    鬼通天眼睛瞪大,整个人皮肤瞬间变成了黑色,这是中毒至深的表现。

    “沒人能化解我九尾龟的剧毒。”

    九尾龟冷哼一声,说道,“你这几样法器,我们早就知道了,破解的办法,也已经找到了,我们身上的战衣,都具有破魔的效果,你的般若钟,已经成了废物了。”

    说话间,鬼通天的身体开始腐烂,而一个木质的巴掌大的娃娃啪嗒一下掉到了地上,上面出现了一道裂纹。

    “糟糕,是鬼娃木。”

    “沒错,正是鬼娃木。”

    鬼通天的身影在另一边出现,呵呵笑道,“鬼娃木一天可以替我死九次,每一次死亡,都会让我的力量翻升九倍。”

    他说着,黑暗中忽然伸出一只粗壮的手臂,直接掐住了那九尾龟的脖子,把他高高地举了起來。

    而这手臂似乎还带着某种奇特的力量,就这么一掐着九尾龟,九尾龟立刻感觉到一阵乏力,九条尾巴也都这样耷拉下來。

    “原來是一只混血的妖怪。”

    鬼通天一根手指点在那九尾龟的额头上,然后笑起來,“父亲是龟精,母亲是蛇精,真是个杂种啊。”

    “我要杀了你。”

    九尾龟立刻咆哮一声,而那手臂把他的身体狠狠砸在了地面上,又抬了起來。

    “我已经,算出你的宿命了。”

    鬼通天嘴角的笑意更浓。

本文链接:/book011/4915.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