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914章 爷来拆穿你的

所属目录:我的狐仙老婆    发布时间:2016-12-22    阅览次数:132 Views

    第914章爷來拆穿你的

    合着那海归的沈潇云公子,來到上海的第一站,就是这宅院下的赌场。

    华夏境内的所有赌场都是不合法的,除了澳门特别行政区之外。

    不过澳门赌场的规矩多,很多人并不喜欢到那里去玩。

    像是这样的私人赌场,或者白富美那种开到公海上的堵船,倒是更受人欢迎。

    那沈潇云倒是好兴致。

    刘弈一身黑色的风衣,因为是小璇做出來的,一看就不是凡品。

    他走下來的时候,已经变身成一个白面小生,藏起了自己本來面孔,倒是沒引起别人的怀疑。

    尤其刘弈经受过组织的训练,在演技上也大有突破。

    他此时俨然一个上层的公子哥,一边往前走,一边伸手从旁边的服务生盘子里拿起一杯香槟。

    这赌场里倒是很方便,四周都有一些兔女郎,可以给客人兑换筹码。

    刘弈把一张黑卡塞进了一个兔女郎的乳-沟里,然后笑道。

    “去给我兑换十一万的筹码,给我十万,那一万是你的小费。”

    “谢谢先生,先生稍等哦。”

    兔女郎对着刘弈做了个飞吻,然后扭着屁股去兑换筹码去了。

    场子里的兔女郎各个都是长腿大美女,身材也是标志的很,说她们是模特都沒人怀疑。

    毕竟这里是高档场所,來这里玩的都是有钱人。

    有钱人那都是相当挑剔的,一般的女人哪里能入得了他们的法眼。

    而且想在这样的场子里赚小费,普通的女子又怎么能行。

    那些兔女郎也很卖力,各种展露自己娇媚地风采。

    若是她们真的能在这场子里钓上一些金龟婿,那这辈子都妥了。

    之前兑换筹码的兔女郎,显然也把刘弈当成了一个大凯子。

    她兑换了筹码之后,直接挽住了刘弈的胳膊,把整个胸都贴在了刘弈的身上,然后在他耳边娇滴滴地说道。

    “先生,要不要人家引导你呀。”

    “乐意之至。”

    刘弈也不客气,伸手搂住了那兔女郎柔若无骨的小蛮腰。

    不知道的人,还真以为两个人是一对甜蜜的小情侣。

    “先生,您喜欢玩什么呀,我们这里老式的有牌九,有骰子,贵宾厅还有麻将哦,新式的有二十一点,炸金花,梭哈……”

    “赚钱这种事,不着急。”

    刘弈拿着手中的酒杯,给那兔女郎喂了一口酒,然后在她耳边笑道,“沒见到合适的猎物,本少爷可不会撒手的。”

    “哦,先生是想和大户玩玩喽。”

    兔女郎一挑眉毛,然后娇滴滴地笑了起來。

    “嘻嘻,正好,今晚贵宾厅就有个有钱的阔少爷在打麻将呢。”

    “是么。”

    刘弈心中一动,“那宝贝还不带本少去看看。”

    说着,在兔女郎的屁股上轻轻一拍。

    “哎呀……先生坏死了……”

    兔女郎假装娇羞无限地说道,刘弈心说,身上连处子香都沒了,还装什么粉木耳啊跟我。

    “先生跟人家來哦。”

    兔女郎拉着刘弈的手,领着他在大厅中七拐八拐地,最后來到了一个贵宾厅当中。

    贵宾厅里已经坐着四个人,刘弈看了一下,发现他们国籍都不相同。

    最显然的当然就是自己在杂志封面上看到的那位海归小帅哥了,正在一脸不爽地摸牌,旁边也站着一个兔女郎,小心翼翼地服侍着。

    看來这位海归小帅哥貌似一直在输钱的样子啊。

    而周围的几个,好像是印度人,一个俄罗斯人,还有个岛国女人。

    四个人打着麻将,岛国女人赢了不少,而俄罗斯人输的最多,额头上都是汗了。

    “这位朋友,不如让我來玩两把,你休息休息。”

    刘弈走了过去,手轻轻拍在那俄罗斯大汉的身上。

    这俄罗斯大汉体型硕大,好像脾气也不怎么好。

    他本來就输了很多钱,此时被刘弈一打扰,顿时想要发火。

    他转过头,先对上了刘弈的眼睛。

    这一对上不要紧,那俄罗斯大汉立刻感觉心里发虚,一股恐惧油然而生,好像看到的不是一个人,而是一个魔鬼一样。

    他这冷汗直接就跟洗澡似的下來了,赶忙站起身,战战兢兢地说道。

    “您……您坐……”

    他也不知道为何会害怕……但这股恐惧是抑制不住的。

    俄罗斯大汉灰溜溜地走了,刘弈代替他坐在了赌桌前。

    沈潇云沒搭理他,阴沉着脸。

    岛国女人则是对着刘弈点点头,印度男人却是嘿笑道。

    “你也來玩,朋友,这里一局可就是十万人民币,你那点钱,可就够输一把的。”

    “你怎么知道我一定输。”

    刘弈呵呵一笑,“或许,我这十万,很快就会变成一百万,一千万。”

    “你当你是赌神吗。”

    印度男人不屑地笑了起來。

    “是不是,玩玩不就知道了。”

    刘弈说着,伸出双手,开始洗牌。

    拥有超强人工智能小璇的刘弈,在玩这些简直就如同开挂一样。

    所有的牌,小璇都记在了程序当中。

    虽然牌是背过來的,但刘弈却清楚地知道每一张牌是什么。

    同时,他拥有月梦心法,控制这些牌轻而易举。

    他很轻松地坐了一手好牌在自己的身前,然后控制岛国女人丢出來的骰子。

    做好了这一切,刘弈最后摸的都是他想要的牌。

    就算不是他想要的牌,他也可以暗中用月梦心法换成自己需要的。

    岛国女人是刘弈的上家,她抓起一张牌看了下,沒要,丢了出去。

    刘弈伸手摸过一张牌,看都不看,直接往桌子上一拍。

    “**,大四喜。”

    “开什么玩笑,你连牌还沒看,就大四喜。”

    印度人瞪着眼珠子,问道。

    “大哥,打沒打过牌啊。”

    沈潇云也一脸的不爽,“不会玩不要乱搞好吗。”

    岛国女人倒是沒吭声,只是皱起眉头來,看着刘弈。

    刘弈身后的兔女郎也有点紧张,自己这位大爷是怎么搞的,难道是有钱随便输不成。

    刘弈也不说话,笑了笑,伸出双手,抓在自己的牌上。

    这一手牌在他的手中如同一整条木棍似的,转來转去,最后啪地一下被翻过來拍在桌子上。

    东南西北风,一个风三张,四副风刻,秒杀全场。

    印度男人冷汗直流,这一下输的可不轻啊……

    他们一番就是十万,刘弈这一下就是八十八番。

    八百八十万啊……就算再有钱,也要心疼一下的。

    岛国女人伸手检查着刘弈的牌,越检查越惊呼连连。

    沈潇云一口气输了八百八十万,脸色十分的不好。

    “看來这一局我沒少赢啊。”

    刘弈笑眯眯地说道。

    身后的兔女郎也吃惊不小,捂着嘴巴看着这一切,她在这场子呆了这么久,还是第一次见到大四喜呢。

    “这是你的小费,拿着。”

    刘弈把一张一百万的筹码塞进了妹纸的胸里面,兔女郎笑的乐开了花。

    这男人好大方呀。

    其他兔女郎望着自己的眼神都绿了,估计嫉妒的疯了吧。

    刘弈一把就赢了两千六百四十万,给了妹纸一百万还剩下两千五百多万。

    这比什么都來钱快,难怪大家都來赌场赌钱。

    不过赢得这些钱,最后还是要交给赌场10%的抽成的,这是规矩。

    但刘弈并不在意,他來了不是为了赢钱,而是为了观察沈潇云的人品來的。

    “我就不信了,再來。”

    沈潇云发了狠,非要把输掉的这些钱都赢回來不可。

    而刘弈笑了笑,他要的就是如此。

    这次轮到他坐庄,一切就更简单了。

    上來一摸牌,又是大四喜。

    贵宾厅里所有人都要疯了。

    这个男人真的不是出老千吗。

    一把大四喜还能说是幸运,两把是什么情况。

    “你作弊。”

    沈潇云拍案而起,咆哮道。

    “年轻人。”

    刘弈坐在那里,翘起二郎腿,靠在椅背上。

    兔女郎温柔地在他背后给他捏肩膀,似乎还等着刘弈继续给她打赏。

    “说话可是要讲证据的,你要是输不起可以走人。”

    “你肯定是作弊了。”

    沈潇云一口咬定,“想坑我的钱,门都沒有。”

    “我说了,输不起可以走人,不要在这里纠缠不休。”

    刘弈哼了一声,然后对着沈潇云身边的兔女郎勾了勾手指,“來,这一百万给你,你过來给本少捏腿。”

    自己今天就是要当个花花阔少了,反正阔少的模样他是见过的,扮演起來一点陌生感都沒有。

    那个兔女郎为难地看了身旁的沈潇云一眼,沈潇云赶忙去拉她。

    但这个妹纸权衡了一下,还是乖乖到了刘弈身边,然后低下身老老实实地给他捶腿。

    “先生,舒服么。”

    一边捶腿,这个兔女郎一边假装不经意用胸蹭刘弈的腿,问道。

    “舒服,舒服,來來,都是你的。”

    刘弈塞了一百万,外又添了十万到这妹纸的乳-沟里。

    这妞立刻蹭的更卖力了,刘弈感觉她就差把衣服直接撕开给自己贴上去揉了。

    身后的妹纸也不甘心地边捏边蹭,两个每次此起彼伏的,着实让旁边一些人羡慕了下。

    刘弈心中暗乐,尼玛,当阔少的滋味还真不错啊。

    前面的沈潇云气的都要炸开了,之前封面上那种斯文的笑容全沒了,反而是一种狰狞。

本文链接:/book011/4889.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