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气排行
搜索排行

第909章 记得戴套

所属目录:我的狐仙老婆    发布时间:2016-12-22    阅览次数:144 Views

    第909章记得戴套

    听到赵雅莉的问话,刘弈心说,你想要,我还想要呢。

    这么点能力,还是自己屠了好多天使才勉强得來的。

    也就能开个柜子什么的了,想要达到更高的水平,还需要更多的圣力。

    赵雅莉想要天使的能力,恐怕是不可能了。

    “你还是老老实实做你的白富美好了。”

    刘弈一个劲打击赵雅莉,想把她这点不平静的小心思给打消了。

    “哼,你都不教我,怎么知道我就学不会。”

    赵雅莉小鼻子很可爱地皱了起來,不服气地瞪了刘弈一眼。

    这一幕让刘弈浑身一震,他似乎回想起自己第一次见到谷雨的时候。

    谷雨就和现在的自己一样,而当时的自己就像是现在的赵雅莉一般。

    凡人能修仙。

    修仙者都表示质疑,而凡人却不甘与平庸和死亡。

    刘弈神色一动,然后笑道,“行啊,那你试试。”

    说着,他一指桌子上的一个烟灰缸,道,“你全神贯注盯着那个烟灰缸,脑子里想象着它移动的样子,如果它真的移动了一点点,那我就相信你能够拥有学习圣力的天赋。”

    “哼,交给本小姐吧。”

    赵雅莉摩拳擦掌,“本小姐可是很聪明的,什么都是一学就会。”

    这一点还真不是赵雅莉吹牛,她小时候就算个不折不扣的小天才。

    学业不是问題,运动也是超群,什么高尔夫,游泳,马术……任何运动,她都能用最快的速度学会,并且练得炉火纯青。

    要不是赵雅莉的家中不想让自己的女儿变成一个假小子,估计赵雅莉现在连空手道,跆拳道什么的都拿了黑带了。

    赵雅莉家中的家教十分严格,她从小就受到了极度精英式的教育,不过赵雅莉的父亲是老來得子,现在年纪不小,在香港养病,赵雅莉才自由了一些。

    不过赵雅莉也是有苦难言,因为父亲这几年不断安排相亲对象给自己,自己假借其他地方的生意都逃避了,以至于现在都不敢回香港。

    但以父亲的性格,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恐怕,自己早晚有一天,会嫁给一个不喜欢的陌生人,然后更孤单地过完这一生吧。

    若是要委曲求全來换取安稳,那自己宁愿一辈子坎坷。

    看着刘弈在鼓动自己,赵雅莉更是一扬下巴。

    “不就是移动个烟灰缸么,我肯定可以的。”

    说着,她眼睛死死地盯着那烟灰缸,好像用眼神就能把这烟灰缸给推开似的。

    “唔……动啊……动啊……”

    赵雅莉歪着头,握紧双拳,也不知道是在使哪门子力气。

    “可恶……动呀。”

    赵雅莉急的一头香汗,但烟灰缸依然安安静静地摆在那里,一动不动。

    “啊啊啊,我放弃了。”

    就这么坚持了十多分钟,赵雅莉终于放弃了。

    她一脸沮丧地坐在那,刘弈笑着坐在她的脚边,然后抬起她的玉足,放在了自己的腿上。

    “本來就不是普通人能掌握的,我这一身能力,也是机缘巧合得來的。”

    他一边说,一边在手中倒上红花油,然后轻轻按在了赵雅莉有些红肿的脚踝上。

    赵雅莉顿时轻吟一声。

    “很疼。”

    刘弈心说,自己也沒用多大力气啊。

    “主……主要是凉……”

    赵雅莉不好意思地吐吐舌头,“我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扭伤呢……”

    “以前都沒受过伤。”

    刘弈倒是有些好奇了。

    “当然了……我可是很厉害的……学什么都快。”

    赵雅莉骄傲地说道,“当年学马术的时候,我第一次骑马,都安安稳稳的,什么事都沒有呢,连我的马术老师都很惊奇,说我是天生的骑士,嘻嘻……”

    “这修仙啊,可和骑马什么的不一样。”

    刘弈轻轻搓揉着赵雅莉的伤处,“修仙是需要机缘的,而且还是大机缘,骑马这种事情就不一样了,谁都可以去学,谁都可以去做。”

    “可是有句话不是说的好吗,有志者事竟成。”

    赵雅莉还是有些不服气。

    “那可不一样。”

    想到自己一路修仙到现在,刘弈就忍不住感慨,“如果你拥有修仙的命运,那就算你想逃离,你也一样会跨进这条道路当中的,是你的,就是你的,不是你的,你强求也强求不來啊……”

    “切,说的那么高深……”

    赵雅莉撅着嘴巴,颇不服气的样子,“本小姐早晚有一天,要修仙给你看。”

    可惜你沒有机缘,也不是五灵体啊。

    刘弈这句话留在了心中,也沒有继续打击赵雅莉。

    他和谷雨可不同,谷雨那妞太死板,自己可不想把赵雅莉打击的心灰意冷,还是让她抱着一点小憧憬吧。

    刘弈担心红花油药性散不开,于是手上偷偷加了一点力量进去,帮助化开这药性。

    “唔……”

    赵雅莉忽然又娇吟了一声,刘弈立刻抬起头來看着她。

    “凉了,还是疼了。”

    “不,不是……”

    赵雅莉羞红着脸,连连摇头。

    是,是太舒服了才对……

    不知道为什么,被一个应该算是陌生的男子揉着自己的脚……竟然会这么舒服……

    她浑身都有些发软……下面竟然也一阵湿意……

    奇怪死了……自己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呢。

    以前不是被男生碰一下都会厌恶的么……赵雅莉啊赵雅莉……你变坏了。

    赵雅莉心中羞涩万分,而刘弈显然沒注意到,一心一意帮赵雅莉揉脚。

    赵雅莉为了不让自己过于失态,她也不敢看刘弈了,直接躺在了沙发上,任凭刘弈去处置了。

    刘弈揉的的确舒服,赵雅莉不仅仅是身体上的放松,很快精神也跟着放松了起來。

    很快,她就沉沉地睡了过去。

    刘弈看了一眼赵雅莉的伤处,浮肿已经散去了不少,看來自己揉的还是很到位的。

    她把赵雅莉的脚放好,然后悄悄站起身,就准备离开。

    而这时候站在树杈上面的大鹦鹉却开口说道。

    “记得戴套,记得戴套。”

    我靠。

    我戴你妹的套。

    这是谁家的鹦鹉啊,也太耍流氓了吧。

    哪个住在这的顾客不长心交它的啊,这不把鹦鹉带坏了么。

    刘弈捂着额头,又不能拿这鹦鹉出气,郁闷无比。

    而睡梦中的赵雅莉轻轻唤道。

    “不要走……不要走……”

    刘弈转过头,看了一眼沉睡中的赵雅莉。

    一幕幕记忆瞬间进入到了刘弈的脑海当中。

    这股能力真是不好控制啊……有时候明明不想看,但还是会自己涌进來。

    偷窥别人的记忆,刘弈总觉得是一个不礼貌的行为。

    就像是直接看一个人的裸-体一样。

    而此时此刻,赵雅莉就这样完完全全展示在刘弈的面前。

    一个大概六七岁大的小女孩,手里抱着一个洋娃娃,站在豪华而寂静的房间里面。

    “爸爸,别丢下我,爸爸……”

    她急切地对着远处的一个背影伸着小手,但那背影还是头也不回地走了。

    画面一转,小女孩已经十二三岁,茫然地望着正在给她换衣服的女仆。

    “阿姨……不是说只要考一百分,爸爸就会來看我了吗。”

    “是的小姐……可能老爷太忙了吧……等他忙完了工作,一定会回來看小姐的。”

    小女孩的神色,更加的落寞。

    画面又是一转,正在读高中的赵雅莉,已经出落成了个漂亮的大美女。

    她偷偷躲开家里,和一个有些腼腆,又有些帅气的男同学到游乐场去玩了一天。

    这一天的赵雅莉,脸上都是满足的笑容。

    而第二天,那个男同学却再也沒來上学,很快赵雅莉得知,他已经跟着家人去了其他的城市生活。

    就在这一刻,赵雅莉感觉自己无比的孤独。

    刘弈看到的记忆到这里为止,他忍不住有些感慨。

    果然富人子女也有他们的悲伤,赵雅莉这妞过的,比慕容蝶还惨。

    望着赵雅莉有些落寞的神情,刘弈一招手,在沙发旁边变出了一把黑色的椅子來,然后坐在上面,轻轻拉住了她的手。

    赵雅莉脸上的不安这才全部散去,变得有些安静,睡梦中露出一丝笑容。

    真是个容易满足的女人啊……

    刘弈也闭上了眼睛,直接进入了自己的灵识虚境当中。

    到了这里之后,刘弈直接打开了幽鬼戒,释放出了里面秦皇宫的十天干,乙。

    现在的乙,再也沒了当时的意气风发的劲。

    他的灵体漂浮在刘弈面前,头发上的发髻也乱了,身上的衣服也烂了,整个人跟一个孤魂野鬼沒什么区别。

    “你你……你杀了我吧。”

    乙已经彻底的绝望了,在幽鬼戒里,每天被那些幽鬼战士撕咬吞噬,乙不仅仅是虚弱到了极点,同时精神也面临崩溃的边缘。

    他不止一次想到了死,但他只是个灵体,又沒办法寻死。

    “只要你把秦皇宫的事情都告诉我,我就可以送你去死。”

    刘弈双手插在自己的大衣兜里,望着对面的乙说道。

    “你想知道什么,你问吧……”

    乙一心求死,也不想再藏什么秘密了。

    “秦皇宫的战斗力,就只有你们这十天干吗。”

    刘弈心中一喜,立刻追问。

    “何止。”

    乙苦笑一声,“当年的秦皇宫,那是何样的庞大。”

本文链接:/book011/4884.html
本文标签:, ,
下一篇:
上一篇:

抱歉,评论被关闭

 
最新章节
随机推荐